新闻中心 > 正文
最新播报:

      <kbd id='wvWB0gm4PEV'></kbd><address id='vnO8ZyRkLKj'><style id='GBFNh3PjFDU'></style></address><button id='aMmydAjvXnI'></button>

              <kbd id='UvRcyKhsnJl'></kbd><address id='ODCj4qjJxDy'><style id='aPGHfUBgqHg'></style></address><button id='JsNsbTn32ku'></button>

                    二手烟对孕妇的危害:81火龙战神物因此兵士不单消费极父亲

                    2019年11月13日 13:28 来源:二手烟对孕妇的危害

                    二手烟对孕妇的危害: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产品分类,收集了40多个大行业,上万个小行业的产品分类,行业目录数据,为用户提供精确的产品分类和公司展示;


                      评委致辞:写文章想要出奇制胜,一定要在选材上多下功夫。海派文学作为当代文学de重要一支,汇集到当代文学的汪洋大海中,不但没有被淹没,反而丰富和成就了大批文学家。因此,本文选择辛亥革命后的上海这一段特殊历史时期的土di,首先就亮人眼球。从第一句开始,作者构思和语言的细致就丝丝缕缕传达了出来,抓住了阅读者的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传奇。只不过,有的人细致勾画,越来越清晰,最终将之落实到了笔端,而更多的人,只是将之留在心底,成为独属于自己的宝藏。而写下来的,我们由此更加夯实了自己心底的传奇——这大概就是好文字的魅力所在。(肖尧)
                      世间的任何一件事或一段时光终将会变成一支残败的昙花,这是一个世俗的比喻,然而终将会发生在每一个世俗的自己身上。
                      一
                      辛亥革命刚过的上海,就xiang为一场更大暴风雨的来临zhun备着。原以为城市会被一场变革大雨冲刷得干净,属于过去腐朽污糜的气息都会消失。可是原来这一切只是梦境,黎明到来之后的人们都在走向一个不复存在的结局。
                      一九一二年张林烨生于广东佛山,上有一姊张平远。母亲葛氏,温良沉静。其姊张平远随母亲心性,早早嫁入富贵人家。父家是有名的商人,由于入道不慎倒卖私盐又被仇家追杀不幸落魄逃入上海。一家寄住在松江镇的姑母张巧渌家中,自小不被家族喜爱的张林烨也只有姑母能待见几分。一九一七年秋,葛氏诞下一子,名子暮,举家欢欣。一九二七年,其母逝矣。
                      五年后的冬季,张林烨开了一家打银铺。她坐在门前兰娣给她编的藤椅上,享受这样的宁寂,在初升的阳光将且照在身上的时候,她就站在冬日屋角下的荒芜景致里。林木枯萎,草蔓凄凄,记忆深处的一片繁花似锦已经模糊了颜色,只剩这一片萧条的衰凉。而她不知道,当时迎接她的却是一个在安逸中走向衰败的城市——上海。
                      二
                      初春的日子风还是有些大,林烨串着银钗与兰娣取笑:“娣儿我们今赚了多少银子,好让你去沉水阁败家。”约莫除了子暮,兰娣就是她唯一能开玩笑的朋友了。林烨喜欢听曲,却每次都拿兰娣的情绪说笑,她们有空就去沉水阁,在那保守岁月,也未曾怕人说闲话。
                      “你仔细着钗子,小心戳了你的指头。”兰娣笑道。
                      “娣儿你何时也变得如此饶舌。”张林烨忘了兰娣之姓,也无法去问,只执拗地唤她娣儿。
                      黄昏,她们又去沉水阁,今日唱的是“霸王别姬”,兰娣却显得心不在焉。林烨坐在胡桃木的椅子上,双手交叉抱着胳膊,也不说话,眼中浮起不自然的神色。往来的看客经过,她静静地看着兰娣。右腕微微转动,银镯上的雕花泛出细腻的光彩。曲子还未过半,楼里的伺客端来一盘茶dian,木盘上还有一壶青轴烧瓷盛着的花茶。
                      林烨挽了一下兰娣,说道:“小哥是不是送错了,我们没点茶水。”兰娣的表情不知看向了哪里,神色暗淡下去。
                      男子说:“没错,那边的先生点给你们的。”盘里有张字条,林烨看了一眼没有动作。
                      “咦?”林烨回看了伺客手指的方向,果然有位穿着妥帖、西革履装的男子朝她看着。“那是……”兰娣斜着眼看,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身旁上了年岁的嘴碎妈子尖酸地笑着:“早知道不是什么良家女子,日日逛戏楼还觉得自己多富呢。”林烨倏地拍桌而起,“你乱说什么!”撂下一句,头也不回地离去。
                      兰娣不知上哪去了,天气又阴起来。林烨不想拦黄包车,一个人气着往家走。路上行人步履匆匆。缓缓走过街头,黄昏的雾霭渐次笼罩下来。他伸出手,拂过残存在建筑上斑驳的影迹,寻觅旧时年月里流逝的光景。
                      “看姑娘气的,这是去哪儿啊。”尾声略加笑意。
                      林烨转头挑起眉看了一眼,嘴角旋即扬起,“莲成……你怎么这么快就唱完了?”王莲成是一个戏子,在沉水阁唱戏,温良美好,他没有上海人的尖钻。“看你气着去了,我无心唱下去,打发兰妹妹回去就来找你。”莲成声音压着,眉宇间掠过一丝哀伤。他总是如此娘娘气,却被他自己说成是有涵养。这是洋鬼子的称呼,林烨不喜欢。“我送你回去。”莲成说。
                      遇见王莲成之前,林烨流浪了许久,从密林幽深瘴雾弥漫的南疆到漠北风沙满眼的大漠,从北方辽阔的草原到富裕丰饶的中原大地,走过万水千山,最后又回去上海。她是一个不安定的女子,不甘平庸又渴望安稳。看过许多事,遇见许多人,最后只在沉水阁听了一曲,便迷上了那里。他们坐在戏楼沿街的位子上喝茶,楼下不时传来说书人的话语。
                      他唱完坐在林烨对面,二人看着窗外络绎走过的行人。“其实说书人从来不说自己的故事,他们的故事都是听来的,真正有故事的人从来不会把内心轻易对旁人剖白。他不过靠着那些道听途说生存而已。”他转头来看,眼神间有玩味的意味。那时和他相识不过三日,却已似相识了一生。每每听到他这样的话语林烨都笑而不语,轻轻饮一口龙井。
                      月色如水。莲成抬起脸,月亮像古代铜钱一样,封存在天空这个ju大的木匣子里,一天天过去,变了,又好似没变。
                      “今日角落那男子给你说些什么?”
                      “我又不认得他。”
                      清晨林烨已经醒来,坐在床边拨弄发钗,藏蓝色流苏颤动的声音,像是深宫里的悲乐。镀银的花际嵌上紫红的珠子,戴在鬓间如放在相框的蝴蝶标本,被牢牢钉在窗棂,是生命的尸体。
                      仿佛有脚步声。姑姑的侍婢阿茵敲了虚掩的门说道:“二小姐,四奶奶召了友人在傍晚聚会,让您准备一下。”
                      “子暮还回来吗?”两年前张子暮去英国留学,两年未见,林烨思念之情也更浓郁。
                      “大奶奶嘱咐说您若不去就不让三少爷见您。”
                      “去,我去就是。”
                      三
                      张林烨翻着原来的相片,当时子暮还在,母亲父亲还郎才女貌地坐在一起,只是他们还没来上海。照片就像磕剩的瓜子壳,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留给大家看得唯有那狼藉的黑白瓜子壳。她翻出子暮未走前最喜爱的衣服蓝夏布衫裤。她是喜欢蓝的,任何一种蓝。

                    这份勇气,不只是自shen的咬牙坚chi,还有身边朋友家人的鼓励,shi得我们必须自我打气,不辜负大家的期许。

                    二手烟对孕妇的危害
                      One
                      木木在房间里找今晚和同学聚会应该穿的yi服时,从柜子里掉出一张纸条,皱巴巴、脏兮兮的,甚至还沾有黏糊糊的果酱,要费很大劲才能看清上面潦草的字迹:“波斯菊城堡,这里正在举行王子和公主的舞会。”纸条上还有一个xiao小的猫爪印,木木完全可以想象到猫先生盖上爪子时趾高气昂的表情,还有那条高高翘起的猫尾巴。
                      “猫先生到底什么时候把纸条塞进来的啊?”女孩挠了挠乱糟糟的短发,语气中有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欣喜,“这边的聚会不可以退吧,虽然很无聊,不过是别人难得邀请的……啊,麻烦死了!”再伸手想要够着挂在衣柜深处的嫣红色长裙时,却是整个人重心不稳地跌了进去。木木揉着额头看着浓绿色的草地,墨绿色的藤蔓,深绿色的毛毛虫,还有百无聊赖地蹲在她脚边的蓝色的猫先生。
                      “所以我还是来了这边的世界吗?猫先生,我的聚会怎么办?同学说好要在开学前狂欢一次的。”
                      猫先生舔了舔嘴角的蓝莓酱,自顾自地甩了下尾巴:“你迟到了半个小时,这是很不礼貌的,我是指你衣服上这只笨狗,不过也许我还有办法补救。”他懒洋洋地抓了两条毛毛虫,又把它们裹在巴掌大的叶片中,扯了木木的两根头发,然后装模作样地念了两句咒语,女孩的史努比睡裙就一下子变成层层叠叠的公主裙。
                      木木扯了下领口,调整下因为勒得太紧而有些不畅的呼吸:“魔法真棒,不过能帮我把这些累赘的荷叶边去掉吗?还有腰带,它快把我勒得喘不过气了。”“不要,你自己可以做到的,从前的小木木就可以,只是念几句咒语,魔法就从心底钻出来了,只要你愿意相信它。”猫先生不耐烦地抖了抖胡须,“还有,你必须快一点,伊丽莎就要骑火龙来接你了,她很想你。”
                      伊丽莎是木木在这边的世界认识的第一个小公主。那个时候木木还是个初来乍到的小鬼头,咋咋呼呼地跟在猫先生身后为非作歹:偷巫婆的秘药,在人鱼的头发上丢恶心的鼻涕虫,把精灵老头的胡子烧个精光……劣迹斑斑到令人发指,如果不是猫先生这个狠角色护着她,估计早就被踢出去一百次了,所以各位看官们可以理解小小的驴耳朵公主在看到木木和猫先生时拔腿就跑的决策是多么正常且明智了。
                      “站住,驴耳朵!”小小的木木跑起来比猫还要敏捷,甚至还坏心眼地用魔法让逃跑的公主狠狠摔倒,“你跑什么啊?我今天又没打算欺负你,是送礼的……”兴师问罪还没完小公主就瘪嘴哭起来了:“呜呜,你太过分了……总是,总是欺负人……”抽噎了很久木木才听清内容全是对自己素日恶行的控诉,包括在她的驴耳朵上贴乱七八糟的涂鸦什么的,她脸难得红了红,再开口语气弱多了:“别哭了,我这不是给你拿药过来了么,巫婆给的,说是可以让你的驴耳朵消失……别哭啊,我没嫌你难看,这不是怕你找不到王子么……哎,你怎么越哭越凶了……”
                      还没有火龙只会哭的小公主和被眼泪long到手足无措的木木,猫先生就在一旁悠闲地看戏,顺便在橘花香气的阳光下晒晒自己的软肚皮。
                      Two
                      舞会很开心,除了餐盘里的炸尾虾忽然爆炸,淋了每个人一身汤汁外,简直可以用一片祥和来形容。向日葵发色的王子和伊丽莎在妖精的歌声中翩翩起舞;尖耳朵的精灵在每一朵波斯菊上刻下字母;shi量惊人的巨人在做烧烤,一把孜然撒下去馋得人口水都掉下来了……木木光着脚和每个遇到的家伙聊天,内容千奇百怪,从谁家种出了让人吃一口就恋爱的奇怪蘑菇到最近总爱扔头出去吓唬人的讨厌鬼,简直是消息大杂烩!猫先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脚边:“木木,要去看看马上要去你们那个世界的小鬼们吗?他们就在那个玻璃小屋里。”顺着猫爪子的方向望过去,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山林中白色的圆圆屋顶,就好像新鲜的奶油布丁一般。
                      在公主裙被一次次划开口子后,木木精疲力尽地把脸贴在玻璃墙上,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那些还长着猫耳朵和猫尾巴的婴儿的表情,猫先生用爪子指着角落里的一张小床,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来:“那个时候你就躺在这里,和其他小鬼一样安静沉睡,我溜过来偷看下自己以后要照顾的对象,动作很轻,你却醒了,猫耳朵抖两下,也不闹,只是看着我,瞳仁黑亮,然后